牺牲程紫玉他们一大船人来救哲王?太后不同意。

  情感上不同意,稍一思忖后,理智上就更不能答应了。

  李纯到今日与皇室都还有隔阂,若再委屈了他的妻儿,那不是要完全将他彻底推离皇室?那损失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孙儿,还是一国之栋梁,更会让她和皇帝原本就愧疚的心头背负上更多。更不提紫玉这孩子,从始至终为他们做了这么多。

  “一定还有别的法子,祖母不答应。”

  “这一路我都在思量脱困和救援的办法。但我没想出更好的法子。”程紫玉微微一笑。“有一点您放心,我这个人惜命,也不想死。我既然做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您想,施平当日明明怀疑上了我,他分明可以在徐州码头就布下天罗地网的,可他却将人手都分布在了徐州城里。我千里迢迢而下,究竟为了什么?谁都会想到哲王身上。

  所以我即便出现荆溪,他们也一定不会贸然出手,而是要摸清我的来意。换句话说,他们要等我将哲王找出来一网打尽。他们比我更迫切找到哲王!所以,我即便暴露也有时间转圜。

  我吸引他们的时间,你们正好悄悄离开。而你们离开之后的这段时间,我会争取用咱们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人手自保。康安伯那里不也腾出手来了吗?他要是知道哲王在荆溪,一定会派人来支援。

  还有我猜,为抓哲王,他们若不到迫不得已的地步都应该只会暗中动手,而不会选择明刀明枪。那便注定他们也将是束手束脚。

  荆溪是我的地盘。我若存心想躲,他们很难抓。且程府外皇上派下的官兵不是还没离开吗?所以我的人手并不缺。

  我会尽力拖延时间,全力给你们制造平稳北上的机会。那个会易容的姑姑跟着你们,届时帮哲王也打理一番容貌。我既已暴露,也就没必要再妆了。

  哲王早日回京,大局就可早些定下。所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所以您必须听我的!事不宜迟,就这么决定了!”

  太后虽心里不舒坦,但也不可否认程紫玉所言皆有理。

  太后上了那两艘新采买的船,他们船上安排的人手换作了那日与施平接触时未曝光,来自前后沙船的生面孔,至于那晚出面好几次的甲卫长等人,则还是和程紫玉一道留在了那艘陶船……

  太后反复叮嘱了程紫玉和甲卫长注意自我保全后,两拨人终于各走各路……

  “咱们……真的去程家?”

  甲卫长答应了太后,之后的所有安排和决定都要无条件服从程紫玉。他只是惊讶,分明知道前路危险,她还要将狼往家里引吗?他知道程紫玉为了护着她的家族有多拼,哪怕是程家的宅子,她也一直在想法子护着。

  程紫玉只能苦笑回他:

  “若不然呢?咱们总得有个去处。我倒是想把追兵都引得远远的,可我家人全都被害在荆溪,我若依旧过荆溪而不入,那才古怪。若程家宅子真的保不住,那也是天意。但只要人在,比什么都强。宅子还可以建,容身之处,总会有的。”

  就这样,一接近荆溪,程紫玉的船很快便“偷偷摸摸”出现在了不少人眼里。

  她特意“小心翼翼”,暮色降临时才到了荆溪。她选的停靠地离程家不远,她还特意先派了一队人出去打探了一番。

  那队人满荆溪走了一圈,果然如她猜测,出去溜达了那么一圈,最后还是顺顺利利就回来了。

  没有被人拦住,也没遭到任何盘问或刺杀。

  这整个荆溪似乎还真就和表面看来一般太平安稳。

  半个时辰后,他们一行人从水路直接来到了荆溪。

  路过山上工坊,看着原先白墙黑瓦的小农庄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原本四季常绿变成了焦黑一片,程紫玉心头百般滋味。

  她深深呼吸,好在,人都还在。

  知道自己被监视,她自然没忘抹了两把泪,又冲山头方向磕了两个头,这才示意了船去荆溪城里。

  船停在了程府后门的河里,他们故意等到夜色完全降下才悄悄上岸,随后悄悄扣响了程府的后门。

  “虽不见监视之人,但等在附近之人绝对不少。”一进门,甲卫长便低低到。

  整个程家和工坊所有人都被遣散回家了,只剩下了几个看房的老奴和皇帝先前派来保护宅院的一众官兵。

  程紫玉一到,官兵们也一下紧张了起来,顿时做好了要面敌的准备。

  可程紫玉让他们不着急,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后,便自己回了紫羿轩。

  甲卫众死士将紫羿轩围了个好几圈。

  “放松点,最近没休息好,今晚让大伙儿轮值休息吧。咱们没动静,他们一定不会闯进来。”程紫玉笑:“我可没朱常哲值钱。在他们眼里,我已是笼中鸟,是诱饵,他们在等朱常哲自投罗网呢。”

  为了装作是偷摸回来,她也不好点灯,只就着月色喝着热茶。

  她幽幽叹了一声,也不知太后到没到太湖,方不方便靠近别院。

  怕是有难度呢!

  即便是大晚上,走水道救人,进出也依旧打眼。还得移动太湖石,难保不发出动静。

  “或许……还得制造个乱子。”

  当晚,程紫玉没有动手。

  第二日一早,进出的官兵就来报,荆溪的陌生人又多了好几成。不但荆溪城中各条道路口都有不少生人盯着,就连官道和各小道通行都不那么顺畅。

  码头也有不少陌生船只靠来。

  “太湖边的那几个码头呢?”

  “一样。那几个码头都停满了。下来了不少人。太湖里的船明显少了许多。”

  那就好。

  她这个活靶子在这儿,自然可以最大程度吸引朱常珏的人。

  “太湖码头是不是有些乱?”程紫玉突然抬头一问。

  “郡主英明。小渔船要下太湖,自然从哪儿下都可以。但那些大船却只能通过码头。眼下外来生人的船只源源不断要停靠过来,荆溪本地船只便出不去。一早上,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口舌。争执一起,看热闹的也多,原本还能勉强上下的口岸都堵塞了。”

  程紫玉点头。

  荆溪因为最近局势而禁了陶,大部分的百姓还是要考虑生计的。靠水吃水,太湖人最简单的营生便只剩了太湖渔业。码头成为了他们饭碗的一部分,他们不方便,自然会有争执。

  而朱常珏的人,肯定在抓到朱常哲之前不想打草惊蛇,也不愿惊动官府,那么也只能受点窝囊气。若不出意外,很快那些原本打算停在太湖的船,便将有很大一部分会为了快速停靠或上岸布局,而离开太湖水域,转去周围河道里。

  如此,太后那里的压力会少许多吧?

  程紫玉招来了官兵:“你们可有准备信鸽?”

  “有的。不过……”那官员蹙紧了眉头。“眼下状况下,程府只怕是连苍蝇都很难飞出去。信鸽怕飞不到目的地,便会被打下。”

  “那不要紧。能飞就行。”

  “不知郡主想往何地送信?”

  “反正也要被打下来的,便让它们往……西边去就行。能行吗?”

  “能,能,能!”

  那官员一下领会了程紫玉的意思,连连点头。这是要用信鸽来误导那些暗人吧?

  写什么呢?

  程紫玉原本想弄得神秘些,又是写又是画,最后索性决定还是弄得模糊些。

  纸条很快便写好又被一层层封好,绑到了信鸽脚上……

  言简意赅只六个字:速速溧水接应。

  没有收信人,也没说让谁去接应,更没说是接应谁?

  溧水?

  是否朱常哲的藏身地?

  溧水虽不是多大的地方,可有山有水,从何下手?不过,正是好藏,那么朱常哲躲那儿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程紫玉是找人去接应朱常哲吗?是接应他来荆溪还是去京城?难道说,朱常哲到了溧水,程紫玉自己出不来,就找人去溧水帮忙?

  可谁知道是不是朱常哲?会不会是别人?……

  这些疑问,足够那些家伙伤脑筋去了。

  而且,程紫玉笃定了那帮人没法不重视。

  因为她特意派出了甲卫长和几个高手又是轻功又是骏马,走出了足足十里地,偷偷摸摸去了个空旷地放飞了信鸽。其中郑重可见一斑。

  这又是她亲手所写。她的字迹多见于她的作品上,认识的人不少。看见了便能推测这纸条的重要。

  再有那里三层外三层的一次性封口,自然更让这条讯息显得价值非凡。

  然而她还偏偏只放飞了一只信鸽,所以对方捕捉后,便没法跟着信鸽找到收件人……

  信鸽放出去不久,官兵那里便来报,果然又有不少人马往西去了。水路也一样,至少有十余船匆匆忙忙西去。

  谁叫他们不敢赌呢?

  万一去接应的真是朱常哲呢?

  万一就这么失之交臂呢?

  他们即便难找到,可也不妨碍他们去水路和陆路堵一堵……程紫玉不也被他们堵在这儿了吗?……

  有消息传来,前天康安伯已将东海局势稳定,带着大军与各地官府联军合并,开始对朱常珏所占的陆地进行了猛攻……

  这是前天的消息。

  那么眼下的朱常珏十有八九应该是在节节败退了吧?他的所有指望可都在朱常安身上了!也不知李纯的北行结果如何。应该这几天就能收到消息了吧?

  “传令下去,白天就好好休息吧。”

  程紫玉刚刚吐完,正顺着胸口准备再吃些东西。

  “吃饱喝足休息好,今晚行动!”

  “是!”

  有朱常哲做诱,荆溪至少离开了三分之一追兵。

  但很快,对方肯定将有更大数目的补给,尤其朱常珏那里,他的兵力绝对不会是康安伯对手,所以他的重心未必不会从攻占到防守,再到她和朱常哲这里来……

  所以,不能拖了。

  正好引走了不少人,又有不少船离开了太湖,今晚,如论如何都是太后他们动手的好机会。而她,则要再帮太后他们将整个荆溪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吃饱后,程紫玉便进了工坊。

  整整两个时辰才出来。

  随后带出来整整十个麻袋……

  夜色渐渐沉下。

  一场大火从程府拔地而起。

  熊熊红光在这大半夜尤为引人瞩目。

  “走水啦!”

  “救火啊!”

  “是程府!程府起火了。”

  “程家不是没人了?”

  “没人怎会走水?”

  “是啊,奇了怪了。”

  “那些人不愿放过程家人,连程家的空宅子也不肯放过吗?”

  “太过分了!”

  “可不是!”

  “快去报官!”

  “赶紧帮着救火啊!”

  “……”

  荆溪人全都被惊醒了。

  而程家周围暗处,朱常珏的人也是目瞪口呆傻了眼。

  什么鬼?程府被围了里三区外三圈,程紫玉和她的人都在里边呢!怎会起火?总不会是无意吧?

  是他们自己放了这把火?不可能吧?一帮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又有荆溪人眼尖,指着大火叫了起来:“起火的是紫羿轩!”

  “谁和我们荆溪郡主那么过不去?”

  “真是!真是紫羿轩啊!”

  “过分!那些杀千刀的!”

  “小点声!”

  “怕什么!偷偷摸摸放火,还不是见不得人!别人编排她的善堂也就罢了,可咱荆溪人都看在眼里,她为荆溪和荆溪陶做的还少吗?谁家没有多少受程家恩惠……”

  “也是!不说了,赶紧帮忙!”

  “官府怎么还不来!”

  “……”

  可程府里边却是突然发出了求救声。

  “救命啊!杀人啦!”

  除了求救声,还有兵器声,撕打声和痛喊声。

  这下,所有人都默了。

  咦,程府里竟然有人?

  听这动静,人还不少啊?

  所有人面面相觑时,程府大门开了。

  两个狼狈的老奴冲了出来,边喊救命边哭。

  “我们郡主昨晚刚回来,今日便遭人刺杀!求诸位赶紧帮忙报个官!”

  大门敞开,紫羿轩方向火光冲天,不少人都瞧见,正有黑衣人与官兵在打斗……

  畜生!难怪着火的是紫翌轩,原来是要杀郡主!放火还不够,这还堂而皇之杀上门来了?

  百姓怒骂,朱常珏的人却更是傻眼了。

  黑衣人?

  什么来路?

  其他追杀程紫玉的人?谁?朱常安?太子?萧家?可他们一早就盯住了程家,这帮人怎么进去的?扮成了官兵?一早就在守株待兔?……

  或者,会不会是他们的同伙?

  可他们今日收到的命令便是围堵,并没说要刺杀啊!难道还有别的头领下来了?另外下了命令?可他们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opyright http://www.100meirong.com 百分百小说网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转载中的书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本站提倡创建绿色网络文学环境,如果转载的书本中出现了淫秽,反动,低俗信息,如有发现立即删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