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祈恩佛子的话,宁国公主朱如意落泪了。

  她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原来一直以来,他都懂她的心意。只是,他拒绝了,她想要的靠近。

  有些话已经不需要她说了,他把应该讲的话,明明白白的讲出来。君子之交,上善若水。至清至性,无欲则钢。

  一直以来,是她强求了吗?

  宁国公主朱如意微下了头,她嗅了,他赠送的鲜花一朵。

  香犹在,心却远。

  “嗯,我明白了。”

  宁国公主低着头,她回了话,道:“我祝佛子前程远大,长生有望。告辞……”

  说了这话后,她轻轻一个福礼。

  尔后,她决绝的离开。

  她是谁?

  她是隆治帝后最宠爱的嫡出小女儿,她是皇家的宁国公主。堂堂的金枝玉叶,她怎么可能还厚着颜面去求了别人施舍的感情?

  把自尊搁下?

  她做不到。

  祈恩佛子望着离开的宁国公主,望着少女的背影。他没挽留什么。相反,在宁国公主离开后,他的脸上浮上了一抹笑容。

  他来红尘炼心,遇上了一个精灵。

  他与她,只是一场偶运。他们的命运,只可能短暂的交汇,尔后,分开各自远行。

  在心底,祈恩佛子祝福这位善良的公主殿下。

  而他将回转佛门,去求踏上更进一步的修行之道。

  长生,长生?

  修道之士求的长生。

  佛门,求的是功德无量。

  隆治元年,秋。

  那一场感情的收尾,与宁国公主朱如意而言,只是放手。

  入冬。

  天凉了。

  燕京城。

  皇宫。

  坤宁宫。

  福娘正和小女儿如意一起在修剪了梅枝。她们母女决定一起,做一些寒梅插瓶。

  福娘乐意如此,除了打光时间外。她更想找些事儿,安慰一下她的小女儿。因为,福娘知道了,她的小女儿处于初恋没开始,就结束的可怜少女心碎阶段。

  宁国公主朱如意倒没有像小儿女一般的扭扭捏捏。

  相反,她在这等失恋之后,整个人元气满满。

  她似乎更加的活泼了。

  “这一株红梅的插瓶,可以修剪好后,赠给了大哥、大嫂。我记得蓁蓁最喜爱了鲜艳的颜色。”朱如意指着她正修剪的那一瓶寒梅,讲了手头这活计完事儿后的归宿。

  “可以。”

  福娘同意了女儿的话。

  “娘呢?娘修剪的这一瓶准备赠给哪位哥哥?”

  朱如意还是笔嘻嘻的说道。

  “甭着急。我们一起再修剪了,数量够了。你的哥哥们,人人都不落下。”福娘表示她是一个非常公平的亲娘,肯定不能落下了哪个儿女的。

  就是在母女二谈笑风声时。

  白嬷嬷急匆匆的进了殿内。

  “娘娘……”

  白嬷嬷着急的神色,福娘自然看见了。福娘摆手,道:“嬷嬷,难得看到你的着急样子。有什么话,慢慢讲便是。天大的事情,既然出来了,总是要解决的。”

  福娘十分镇静的。

  这些年来,她遇上的大小事情够多了。

  淡定二字。

  福娘练得熟悉了。

  “娘娘,圣上在乾清宫晕倒了。”

  “皇太子殿下目前守在圣上身边。太医已经去乾清宫进行了救治……”白嬷嬷刚讲了两句。福娘手头的小剪子就是“啪嗒”一声,掉落了地上。

  这会儿,福娘哪管了什么插瓶的事儿。

  她的目光是注视着白嬷嬷,问道:“你说……圣上出事儿了?”

  福娘满脸的不敢置信。

  犹不得福娘如此。明明早膳后,福娘可是见着夫君整个人好好的去上朝啊。这会儿,这会儿怎么会出事呢?

  “母后。”

  宁国公主朱如意此时忙上前,她搀扶了一下身体摇晃了一下的亲娘。

  福娘摆摆手,道:“我没事。”

  福娘可是练武之人,她的身体非常棒。这时候,就是心灵受到了一下重击,整个人的精神头遭了重创。

  她其实真没事儿。

  “去乾清宫。”

  福娘这时候马上开口做出了决定。

  “诺。”

  白嬷嬷应了话。

  宁国公主朱如意道:“母后,女儿陪您一起去。”

  “你父皇那般疼你,你父皇……”福娘话到止,她的目光转向了小女儿如意,道:“陪你母后走一趟。”

  “咱们母女一起去探望了你父皇的情况究竟如何?”

  福娘讲了这话后,对白嬷嬷摆摆手。

  稍倾。

  福娘一行人出了坤宁宫。

  福娘和女儿一起乘坐撵轿,往乾清宫而去。

  福娘到了时。

  她的长子、次子、三子,已经守在了乾清宫中。等福娘进去后,长子瞻元就是讲了太医诊后的情况。

  “父皇是旧疾复发。”

  朱瞻元小身的交待了话道。

  福娘点点头。“是什么的原因造成的?”福娘当然知道她的夫君身体情况并不是特别的好。在登基前,那一回遇刺,真叫一个雪上加霜,算是让本身有胎弱之证的夫君隆治帝,哪怕因为

  练武打起来的底子,算是彻底的糟蹋了。“草原遇上了白灾,北边的胡人因为皇祖父的四次征伐,除了臣服的都是逃遁了。偏偏今年西边的蛮人不老实,在秋季时,组成联军跟金城的守军打了好几仗。奏章上一直

  报喜。今日,拱卫司上了密奏,查到实证金城的守军是打了败仗。”

  朱瞻元解释了情况。

  “西边的凉州方面,情况不太妙。”

  朱瞻元这般一讲。

  福娘秒懂了。

  她的夫君隆治帝今年新上位。这等时候,西边的蛮人就是这般不配合,这是妥妥的打了隆治帝的帝王颜面。

  想来,肯定是夫君隆治帝一时心急,怒火上头。

  再加上,凉州那边官官相护,这明明打了败仗,居然还敢上捷报。这真是……

  福娘能讲了什么?

  福娘只能说,边地的官员胆大包天。这是揪着山高皇帝远,胡作非为啊。

  “我在这里照顾你们父皇……”福娘来了乾清宫的后面寝殿,看着龙榻上的夫君隆治帝,吩咐话道:“一切情况待你们父皇醒来再提。”

  “至于朝堂上的事情,瞻元你多用心些。”

  福娘对长子提醒了话道。

  “儿臣领命。”朱瞻元态度是诚恳的。

  就是这会儿。

  在南书房进学的朱瞻贞和朱晰玉叔侄也来了。福娘摆摆手,倒是让四个儿子,一个孙儿,全数候着吧。都候着夫君隆治帝的醒来。倒是小女儿如意,福娘叮嘱了话,道:“如意,去给你三个嫂嫂讲一讲,你哥哥侄儿们

  全在乾清宫这儿。也让她们宽宽心,管好了宫务之事。”

  “此时,宫内的情况,宜静不静动。”福娘对小女儿如意吩咐道。

  宁国公主朱如意应了话。

  她瞧得出来,她的母后这是给她寻个事头啊,想让她去安慰一下嫂嫂们。于是,宁国公主朱如意就是办了母后张氏福娘吩咐的事情。

  等女儿离开后。

  福娘就是守在了榻前。她在等候了夫君隆治帝快些醒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约是有小半个时辰后。

  隆治帝醒来了。

  “五郎,你醒了。”

  朱高熙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他目光中的人影清晰时,他看见了他的皇后。朱高熙说道:“福娘……”

  “五郎,我扶你坐起来。”

  福娘上前,搀扶着夫君隆治帝半坐起身,还是在他的背后给垫上了一个靠枕。

  稍后,待隆治帝用了药汤,又是漱口后。这帝王精神头不错了。福娘这个皇后才是关心的说道:“你啊,明明不应该动怒的,太医多少次都叮嘱了。五郎,您怎么全忘记了。瞧瞧,这一回您突然晕厥过去,真是吓

  坏了大家伙……”

  “我就是一时没忍住气头……”隆治帝朱高熙那是叫一个善善一笑。有些陪了小心,当然,他瞧得出来,嫡妻福娘这时候是担心他的身体。

  他明白,这是亲人的关心。

  “唉……”

  福娘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五郎,你是一个好帝王,肯定是因为朝廷上的政事,才会如此的。只是,你这般爱惜自己的身体,若有一个万一……”

  “你让我可如何是好?”

  福娘说到这儿时,眼框子是红了起来。那泪花在眼中打转儿。

  “莫哭,莫哭,往后我定然会注意脾气的。”隆治帝朱高熙忙是向嫡妻福娘求饶了话。他是真害怕妻子的眼泪。

  “曹勤,去唤太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还有皇长孙进来。就道圣上醒了。”福娘这时候不客气,对隆治帝朱高熙的心腹太监总管吩咐了话道。

  曹勤应了一声诺。

  片刻后。

  在外面候着的太子朱瞻元、二皇子朱瞻亨、三皇子朱瞻利、四皇子朱瞻贞,以及皇长孙朱晰玉,这五人是一起进了寝殿内。

  “儿臣给父皇请安,给母后请安。”

  “孙儿给皇祖父请安,给皇祖母请安。”

  五人行了一礼。

  隆治帝摆手示意,道:“起吧。”

  “坐,坐下说话。”隆治帝在儿子、孙儿面前,还是非常和善的一位帝王。他更多的时候,不像帝王,倒像纯粹的父亲、祖父。

  “瞧瞧,你病了,你的儿子、孙子,全候在了外面。”福娘嘀咕一句,道:“你病了,他们哪个不是着急的?”

  “你呀,你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这些亲人多多考虑。”福娘这翻话隆治帝听得心里暖暖的,面上倒是平静着。

  这会儿。

  隆治帝就是交待了几句。不外乎,他没什么事儿。

  就是让皇太子朱瞻元在朝廷之事上多用心,至于二皇子、三皇子两个成婚了的皇子,也就是协助了长兄办差。

  至于四皇子朱瞻贞、皇长孙朱晰玉,这一对叔侄还在南书房进学呢。那当然是继续好好用心的读书。

  这一回的事情。

  貌似就是这般的在隆治帝的轻描淡写下,过去了。

  时间慢慢过去。

  又过了两天,隆治帝感觉身体无恙了。自然又是开始起了他的帝王生涯来。不过,这一回,有了皇后张氏福娘的盯着,这倒底是各注重起了身体的保养。

  朝政更多就是交到了皇太子朱瞻元的手上。

  过了冬月,天更冷了,迎来了腊月。

  腊月十五日。

  一场雪后,天放晴了时。

  燕京城。

  皇宫。

  乾清宫。

  隆治帝在御书房内,召见了一位特殊的人物。

  这一回,这事情是曹勤这位隆治帝的心腹太监总管去办的。这位特殊的客人,就是永和帝的心腹军师道衍和尚。

  御书房内。

  隆治帝没留了旁人,只余他与道衍和尚两人谈话。

  “朕近日晕厥了五回。”

  “太医已经诊过脉,回回都是讲朕心为旧疾复发。”隆治帝显然心情不太美妙。毕竟,任哪个男儿在皇太子的位置上,一等十多年。

  好不容易,这是从万年老二翻身成为了天下的主人。

  这登基坐了天下,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

  隆治帝发现,他成为帝王后,他简直要被帝位给掏空了。

  “圣上,贫僧可否求一滴天子之血。”静静听了隆治帝的牢骚话,道衍和尚提了一个请求。

  隆治帝知道。

  这位灵谷寺的主持,不光精通了术数与道法,更是一个医道也有研究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

  隆治帝在太医不给力的情况下,把道衍和尚请来了燕京城皇宫内的原由。当然,更主要的还是道衍和尚认识了真正的杏林高手。

  隆治帝是希望道衍和尚能够识趣些,主动给帝王分忧啊。

  “可。”

  既然这时候道衍大师有要求了,隆治帝就没有拒绝了。

  一滴天子的食指血。

  道衍大师得到后,就是任其滴在了占卜用的龟甲上。

  借助了推衍。

  道衍和尚的神色变幻,良久后,道衍和尚闭上了眼睛。稍倾,他又睁开了眼睛。此时,道衍和尚的面上,有了苦笑之色。他念了一句佛号,道:“阿弥陀佛。”

  “圣上,您的病,贫僧无能为力。”

  “怕……普通天之下,皆无能人,解圣上您之病患。”道衍和尚说完这话后,神色由苦笑转为了平静。

  “……”隆治帝此时的面色,非常难堪。

  “解铃还需系铃人。”道衍和尚此时又讲了这么一句后,再念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隆治帝微微挑眉,他道:“道衍大师的话,似乎话中有话啊。”

  这等时候,隆治帝自然听了出来,道衍和尚的话,不够真诚。

  道衍和尚目光如炬,他望着帝王时,眼中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道衍和尚双手合十,回道:“阿弥陀佛。”

  “圣上,贫僧有一句大不敬之语,不知当讲不当讲?”

  显然,这时候的道衍和尚是把皮球踢到了帝王的脚下。就待帝王发话了。

  隆治帝沉默了。

  片刻后,隆治帝朱高熙说道:“朕有心理准备,道衍大师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朕恕大师无罪。”

  帝王的态度表现了出来。

  道衍和尚保持着双手合十的佛礼,说道:“阿弥陀佛。”

  “圣上,不知道您可听说过四个字,运大于命?”

  隆治帝听得道衍和尚的话,轻轻重复道:“运大于命。”“贫僧青年之时游历天下。曾遇到过一位命大运的商人。那位商人本无大富贵的命格,却是行了大运。一时富贵显赫,却是运大于命,寿数折损,早早过逝。”道衍和尚继

  续说道:“依贫僧看来,那位商人便是无富贵命,行了一时的富贵运,最终,运压过命,成早夭之相……”

  这话免直接。

  场面一直冷静下来。

  那气氛凝固的,跟外面的寒冬天一般,凉透到了骨子里。

  “大师之意,朕有帝王运,却无帝王命?”隆治帝这话,那一字一句说出来。叫道衍和尚都是感觉到了脖颈间,丝丝寒气透体而入。

  “阿弥陀佛。”

  道衍和尚低头,那态度特恭敬。

  可这等没反驳,这不就是默认吗?

  隆治帝目光盯着道衍和尚,问道:“若朕退位呢?寿数还有回转?”

  “可能回转,不能回转?两可之间,贫僧不敢断定。”道衍和尚哪敢妄言了。这一回,这位和尚也是心头有了敬畏之心。

  因为。

  道衍和尚在隆治帝的目光中,感觉到了杀机。

  帝王的杀机,那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朕知了。”

  “今日之事,出大师之口,入朕之耳。”

  “朕望大师守口如瓶,莫要漏密。”

  隆治帝的目光,有些冷冽啊。他对道衍和尚说这话时,还是带上了淡淡的温度。

  可道衍和尚却是心头一松,因为,他感觉到了,帝王的杀机似乎减轻了。道衍和尚忙是回道:“回圣上,贫僧回灵俗寺后,就将闭修行闭口禅。”

  “佛法不成,不复出关。”

  道衍和尚给了承诺。

  “那朕预祝大师早日功成。”隆治帝非常满意道衍和尚的识趣。

  于是。

  这一回,让护卫送道衍和尚回了灵谷寺外,隆治帝还是加赏了道衍和尚一些寺产。这算是帝王给的封口礼物。

  当然,不光这些俗物。

  隆治帝更是让收拢了灵俗寺里,几位有真本事的和尚,那是一一有正式册封,然后,送到了宗室之中,那几位对佛教虔诚的宗室府上,做了供奉。

  这算是正大光明的让灵谷寺里的大师,给帝王去当一回眼线?

  小年夜。

  皇宫祭祀礼后,皇家夜宴结束了。

  坤宁宫。

  隆治帝在当晚,歇在了皇后的寝宫中。

  帝后二人在歇息前,自然打发了侍候的宫人。夫妻二人独处时。

  隆治帝朱高熙突然说道:“福娘,我记得,咱们初相识那会儿。你可是非常向往着,游了山川美景,领略天下风光吧?”

  福娘听得夫君隆治帝突然提了这话。

  她特好奇啊。

  这夫君隆治帝提这话,有什么用意?

  “你要去巡视哪儿吗?”

  “塞北?还是江南?是不是来年出发。”福娘连连问道。

  由不得福娘这般想。前一世,肥皂剧里,那什么康麻子几下江南啥的,有美人相伴,偶尔还来点锄奸扶弱的。嗯,还有小乾子在江南不也弄出了一个“皇上,还记得大明宫畔的那什么小莲花吗

  ?”

  “你想哪儿去了?”隆治帝朱高熙摇摇头。

  “朕想退位。朕若不是帝王,哪怕是太上皇帝,也是能与你这太上皇后四处游玩,潇洒人间的。”隆治帝说了他苦思良久的话。

  福娘听了,先是一愣。

  尔后,福娘目光如炬,她盯着夫君隆治帝时,那特别的奇怪,她问道:“五郎,你听了别人的挑拔?”

  “瞻元是咱们的嫡长子,他是一个好孩子。你可万万不能受人挑拔,跟我还演了戏啊。”福娘真不相信,她的夫君隆治帝刚刚登基一年,那就是准备退位当太上皇帝啊。

  太上皇帝,虽然挂了一个皇帝的头衔,可那能一样吗?

  有道是天无二主,国无二君。

  太上皇帝,那就是退位后混吃等死的角色。

  皇帝,那万万不同的。天子,那可是权柄在手,天下至尊。

  “你想胡想些什么?”

  隆治帝朱高熙这时候哭笑不得。

  他神色非常慎重,他目光中全是认真,他说道:“我是深思熟虑后,才会这般思量的。你知道,我这身子骨不好,在帝位上劳累过度的话,寿数有碍。”

  “瞻元是咱们的嫡长子,这孩子是一个好儿郎。稳重、自持、有能耐,能办事。这些年来,不光我满意,就是父皇在时,也是对瞻元多有夸赞。”

  隆治帝朱高熙这时候,完全讲真心话。

  “我还想多活些年。”

  “社稷再重,权柄再美,若无命在,岂不是辜负了咱们年少时,对万里辽阔山河的无数向往?福娘,我是真悟透了。”

  隆治帝目光灼灼,他道:“我想退位之后,与你一起品山河之美,用咱们的眼睛亲自去见证。不是在燕京城,在皇宫之方寸之地,展转之间,再无挪移。”

  福娘听得夫君隆治帝这一翻话后。

  她真受到了震动。

  “你舍得吗?”

  “你舍得你等候了这十四年,从皇子到太子,从太子到帝王的守候吗?”福娘问了夫君隆治帝此话。

  “我怕你舍了权柄后,将来成为了一个糟老头子,又后悔了失去了权柄的美味。”福娘这不是试探。

  她只是不想夫君隆治帝一时兴起,等待将来退位后,又后悔了。

  到时候,她的嫡长子瞻元便是登基了?难不成,当了儿皇帝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opyright http://www.100meirong.com 百分百小说网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转载中的书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本站提倡创建绿色网络文学环境,如果转载的书本中出现了淫秽,反动,低俗信息,如有发现立即删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