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煜,我没事。”许仪抽回了自己的手,挣扎着滑下他的大腿,脸微红,就算和他生了两个孩子,也被他抱习惯了,但这里那么多人,她亲娘还在这里呢,被他这样抱着,许仪还是觉得羞人。

  “青烟说你不太舒服?”楚煜是放开了她,但还是拉住了她的另一边手,黑眸灼灼地注视着她,见她脸红红的,他暗暗地咽了咽口水,因为她怀的是双生子,肚子特别大,到了孕晚期,他就不敢再碰她一下,到现在他已经禁欲快有半年了吧。

  她脸红的样子特别的勾魂,让他很想抱她上榻与她燃烧一回。

  生过孩子的她,比起以前也更加的有韵味。

  “我没有不舒服,我是尝到了做母亲的滋味,觉得母亲真的很伟大,忽然感慨良多,才会抱着我娘撒撒娇的。”许仪解释着自己忽然搂着周雪莲腰肢的原因。

  众人听她这样解释,松了一口气。

  楚煜静静地看了许仪良久,觉得她没有撒谎,他起身,拉着她走到周雪莲的身边,浅笑道:“为人父母了才知道做父母的辛苦,娘,你让仪儿再在你的怀里撒撒娇吧。”

  “楚煜。”

  许仪娇嗔他一声。

  周雪莲则是笑着搂了一下女儿,笑中有着激动,女儿是越来越体贴她做娘亲的了。

  楚煜既然来了,周雪莲等人识趣地退出去。

  寝室里只有夫妻俩外加两个吃饱喝足又在摇篮里睡着的小皇子,楚煜看过两个儿子,便拉着许仪走到床榻前坐下,他怜爱地摸了摸许仪的脸,心疼地说道:“这一个多月来,你被那两个臭小子累坏了,我在这里看着,你睡一会儿。”

  许仪偎靠在他的肩膀上,两只手搂住他的腰肢,软软地说道:“楚煜,我想我妈。”

  楚煜弯腰抱起她的双腿,让她躺下,他帮她脱掉了鞋子,垂眸,他对上她的大眼睛,“她会好好的。”楚煜知道许仪嘴里的妈绝对不是周雪莲,而是指她在那个世界的母亲。

  这种事,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的亲娘就是那种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帮得到她,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给她更多的关爱,让她感受到温暖,尽量不去想她那个妈妈。

  同时,他也害怕她会离开他。

  “嗯,我妈一定会好好的,会好好的。”许仪低喃着,思念却让她的眼睛有点红。好几年了,每次想到父母,她都很难过。穿越,其实不是一件好事,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永远地离开父母,对于那个世界的人来说,穿越了的人就等于死亡。许仪她还算幸运的,至少在这里有一个疼她的周雪莲,还有林太妃,楚煜对她极宠,给她想要的一夫一妻制。

  楚煜俯下身来,心疼地吻去她眼角滑出来的泪,心疼地哄着:“仪儿,别哭,他们都会好好的。”

  许仪搂住了他。

  在他怀里默默地落泪,泪水渗湿了他的龙袍,他也不在意,知道她情绪低落,楚煜没有再哄她别哭,而是让她放肆地哭,发泄过了,她才能好起来。

  发泄了一通后,许仪睡着了。

  照顾两个小家伙,她也真的累。

  等她睡着了,楚煜才轻轻地扶开她,习惯性地从怀里摸出一块帕子,那帕子还是他当年从她这里要去的,多年了,他总是帕子不离他身,脏了,他让阴德福小心地帮他洗干净,其他人,他都信不过呢,怕别人洗烂了。

  阴德福也知道皇上身上有两块帕子,都是皇后娘娘的。

  皇上都带在身上好几年了,依旧帕子不离身,他在皇宫当差看尽了帝皇家的无情,没想到他跟的主子却是长情又深情的。

  楚煜用帕子帮许仪拭去腮边的泪水,又在她的脸上亲了亲,低柔地说道:“仪儿,有我的地方便是你的家,我爱你。”

  摇篮里的两个小家伙有一个醒了,发出几声哭声后就不哭了,虽如此,楚煜还是听到了,他连忙下榻去看儿子,醒来的是老二,那有劲的两条小腿已经把小被子踢开,两只小手还在胡乱地动来动去,似是想碰醒旁边的哥哥。

  楚煜看得很好笑,弯腰就把老二抱了起来。

  被父皇抱着的小家伙,似是冲着楚煜笑了笑,楚煜以为自己眼花了,再逗着儿子笑,不过小家伙不笑了,眨着乌溜溜的眼睛和他的父皇大眼瞪小瞪的。

  两个孩子的眼睛都像楚煜的,容颜也是像楚煜的居多,为此许仪还抱怨两个儿子是她生的,居然像楚煜多一些,太不公平了。

  周雪莲解释孩子还小,还会变的,现在像楚煜,说不定再长大一点就像许仪了呢。

  许仪半信半疑的。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兄弟同床,老二被抱起来后,老大也跟着醒过来,小东西醒来张嘴便哭,楚煜怕儿子吵醒许仪,连忙又去把老大抱起来,这样他一边手抱着一个儿子,哄哄这个又哄哄那个,两个孩子似是喜欢父皇宽大安全的怀抱,很快就不哭了。

  许仪睡了多长时间,楚煜就抱着两个儿子多长时间。

  楚煜就喜欢这样的日子,有娇妻爱子。

  安安静静的岁月,安安静静地走过。

  两位小皇子渐渐成长,仿佛昨天才出生似的,如今已经一岁多了。

  凤仪宫里不时地响起孩子的欢笑声。

  许仪坐在凉亭下做荷包,她第一次做出来的荷包实在是太丑了,她决定多做几个,做得多了,手工也就好多了,当然了她做的荷包都是送给楚煜的,她本想送一只给许长卿的,也送出去了,谁知道她今天送了荷包给三哥,第二天,她送给三哥的荷包就挂在楚煜的腰上了,楚煜那家伙厚颜无耻地从许长卿那里把他家皇后绣的荷包要了回来。

  连大舅哥的醋都要吃,也没谁了。

  自此,许仪识趣地不再送东西给别人,主要是她亲手做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给楚煜。

  石桌上摆着一盘水果拼盘,是许仪自己做的,还有两盘制作精美的点心,其中一盘是许仪以往最喜欢吃的。怀孕那阵子,她不爱吃甜的,生了孩子后,她的胃口恢复正常,天天都要吃点心。

  楚煜特意吩咐御膳房要帮她做她喜欢吃的点心,她心疼那道点心花费的银子多,可是楚煜吩咐了下去,御膳房又不敢不做,做了,许仪不吃,就会浪费。

  她只能吃。

  苏丞相的谋反后,楚煜花了一年的时间整顿朝纲,如今朝堂稳定,楚煜属于真正的大权在握的皇帝,他用心治理这个国家,百姓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曾经被他忌讳着的恒王也得到了他的重用。

  琉璃生了两位小王爷后,上个月传来消息,又怀孕了。

  许仪收到这个消息,既替琉璃感到高兴,又心疼琉璃。如今琉璃跟着楚恒在封地上,并不在京城,许仪只能写信给琉璃,告诉琉璃生完了这一胎,不管是男是女都不要再生了,孩子生得多了,女人老得快。楚恒的王府里是只有琉璃一个王妃,并无其他姬妾了,但还是有很多人想把女儿塞入王府的,琉璃要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未老先成为黄花,谁敢保证楚恒一直不变心?

  像楚煜明说了不会再开后宫选秀,可是满朝文武偶尔还是会劝他广开后宫之门的。楚煜,许仪倒是不用担心,因为楚煜有寡情病。

  琉璃的信这次回复得很快。

  许仪看过信后认为是楚恒回的,因为信的内容简短:生完这一胎,不会再生!

  楚恒大概还记得琉璃当年离开他时,他受的痛苦及折磨,所以收到皇后娘娘的信,他害怕失去王妃,亲自给许仪回信,不会再让琉璃继续生下去的。

  琉璃要是生完了这一胎,恒王府有三个孩子,比皇上多,楚恒也满足啦。

  “狼狼……”

  “狼狼……”

  两位小皇子追着小白狼跑。

  如今这两条小白狼是小雪的孙子辈了。

  追了一会儿,兄弟俩没有追上小白狼,他们追得也累了,见母后在凉亭底下坐着,兄弟俩小跑过来。一岁多的孩子走路摇摇摆摆的,像是随时都会摔倒,两个小家伙又胖乎乎的,像许仪以前,白白胖胖,在背后看着他们走路,像企鹅。

  许仪就很喜欢在背后看着两个儿子走路,笑儿子像企鹅,楚煜老说她这个当娘的就知道取笑儿子。

  孩子胖了点,许仪开始控制儿子的饮食,怕儿子像她以前那般超出了正常的体重。

  其实两位小皇子算得上是白白胖胖的,远远不如许仪当年,她一控制儿子的饮食,心疼的人一大片,凤仪宫的人都是偷偷地偷东西给两位小皇子吃,两宫太妃则是借口想皇孙,把皇孙接过去,然后让两位皇子在她们宫里放心地吃。

  然后,许仪悲催地发现她控制儿子的饮食,未能让儿子瘦到她理想中的体重。

  好在两个小家伙好动,经常满屋子跑来跑去的,运动量大了,倒是没有再长胖下去,反倒结结实实,看起来虎头虎脑,很可爱。

  “娘娘……”

  老大楚宸不要青烟抱他,自己一级一级台阶地走,走进了凉亭后,欢笑地朝许仪奔跑过去。

  许仪教儿子叫她娘,两个孩子常听到大家叫娘亲做娘娘,处于学舌年纪的他们,也就跟着叫娘亲做娘娘了。

  “娘娘……”

  老二楚炀看到大哥跑在自己前面了,他心急,拼命地往前冲,然后很光荣地扑倒在地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opyright http://www.100meirong.com 百分百小说网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转载中的书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本站提倡创建绿色网络文学环境,如果转载的书本中出现了淫秽,反动,低俗信息,如有发现立即删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