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

  众人心疼地叫着,一群人心急地要想上前扶起楚炀,唯独做母亲的许仪坐着不动,她还喝住了众人,“别扶他,让他自己起来,摔得不重,在哪里跌倒的就在哪里爬起来。”

  她看到小儿子摔倒的时候,小脸上并无哭意的,当大家叫着他的时候,他才想哭,她便知道儿子摔得不算痛,但想借机撒娇邀宠。

  “娘娘。”

  众人低叫着,觉得娘娘做母亲的有时候也太严了点儿,例如当初控制两位皇子的饮食,孩子想多吃点,她做亲娘的都不给孩子们多吃,他们做奴才的看着都心疼死了。

  好吧,娘娘控制孩子的饮食也是为了孩子的健康着想,太医们也说过孩子不能过于肥胖。

  但现在小皇子摔倒了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摔着,娘娘还不准他们去扶了。

  青烟特别的心疼。

  她每天都看着两位小皇子,并没有出宫嫁人的她,视两位皇子如亲生。

  许仪放下了针线,把楚宸抱起来,对着还爬在地上哭泣等着大人们去抱他起来的小儿子说道:“楚炀,你再不起来,不过来,娘就一直抱着大哥。”

  两兄弟一母所生又是孪生子,感情虽好但也会打架,小孩子嘛,玩在一起会打架是很正常的。也很会争宠,许仪抱老二,老大就会去争,抱着老大了,老二又去争。要是楚煜搂抱许仪一把,兄弟俩立即一致对付父皇,娘娘是他们的!经常让楚煜哭笑不得。

  如今,楚煜晚上想临幸一下他的皇后,还要等两位皇子睡着了,他带许仪到隔壁房去才可以夫妻恩爱一番,否则别想近许仪的身。

  楚炀看到娘亲抱起了大哥,顾不得哭,爬起来连眼泪都没有擦,就一扭一摆地跑向许仪,嘴里叫着:“娘娘,娘娘抱。”

  许仪在小儿子自己爬起来时,适时地放下了大儿子,楚宸在这个时候倒是很懂事,不会和弟弟争宠,放任许仪把楚炀抱起来,许仪让儿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她轻轻地帮小儿子拍拍衣服上的灰尘,问楚炀:“痛吗?”

  楚炀闪烁着乌黑的大眼睛,似在思考着如何回答娘亲的问话,许仪觉得孩子这副认真的样子萌极了,笑着低下头去在儿子的胖脸上亲了亲,又用帕子帮儿子擦去泪水,温声说道:“痛就说痛,不痛就摇头。以后摔倒了,只要没有摔残,都要自己爬起来,别等着别人去扶你。”

  “娘娘,皇子还小,不懂那些大道理。”青烟早就心疼死了,在许仪放下楚炀后,她连忙把楚炀抱过来,柔声问着楚炀痛不痛,楚炀摇摇头,又点点头,奶声奶气地说道:“痛。”

  青烟检查过他的膝盖,并没有大碍,才松口气。

  许仪说她:“这两个小子已经有你们疼着宠着了,总得有个人头脑清醒地教育他们大道理的。别看他们还小,教育就是要从小抓起,等他们满三周岁了,就可以去接受简单的教育。”三周岁正是上幼儿园的年纪。

  青烟蹲下身去招呼着楚宸也到她的怀里去,她一边手抱起一个孩子,两个孩子对她也是特别的喜欢,被她抱起后,不停地姨姨长,姨姨短的,那奶声奶气的稚嫩童音软化了青烟的一颗心。

  “娘娘,皇子们六岁才启蒙的,启蒙前让皇子好好地玩玩。”

  许仪挑起一块点心吃了一口,“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死读书的,总得劳逸结合。”

  “娘娘。”

  两个孩子看到亲娘吃点心了,便挣扎着要下地,青烟蹲下身去放开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挤跑到许仪的脚前,像两只猴子似的爬上了许仪的怀抱,不敢伸手抢娘亲手里的点心,父皇会打他们的小手,他们可以抢任何人的东西,就是不能抢娘娘的。

  “娘娘,楚宸想吃。”楚宸伸出自己的胖手向母亲索要点心,桌子上有点心,但他们不敢爬上桌子去,未经过娘娘同意,他们也不敢乱拿东西吃。

  “叫娘,要不就叫妈妈。”许仪轻点一下儿子的小胖手,说他:“瞧瞧你的手多脏呀,没有洗手就想吃东西,免谈!”

  楚宸立即缩回了自己的小胖手,自己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看楚炀的手,楚炀也正在看自己的手呢,兄弟俩彼此看过彼此的手后,很一致地从亲娘的怀抱里滑下地,这个时候特别的兄友弟恭,楚宸牵着楚炀往凉亭外面走去。

  青烟想跟着去被许仪叫住了,许仪吩咐她:“让人打来一盆水,让他们自己洗手,洗过了手,才能吃东西。”

  “娘娘,皇子还小,自己照顾不了自己的,皇子喜欢玩水,让他们自己洗手,更会把衣服弄湿。”

  许仪漫不经心地应着:“如果他们顾着玩水,就别想吃点心了。”她端起了一盘点心,朝两个儿子的背影叫道:“楚宸,楚炀,你们听着,如果你们洗手洗得太慢,娘就把点心吃完,一块也不留给你们。”

  两位小皇子:……

  那是他们的亲娘吗?

  太狠心了。

  别人的亲娘不是都把好吃的留给儿子们吃?为毛他们的亲娘都是和他们抢吃的?

  父皇,父皇,呼叫父皇来救急呀。

  不过,父皇来了,就会霸占娘娘,然后把他们两小子扔出来,还是不要叫父皇了,他们不玩水行不?

  早有宫女打来了一盆清水给两位小皇子洗手。

  兄弟俩在盆子面前蹲下身去,随便地把两只小手放进盆子里浸湿后,就站起来要走。

  “洗干净点,娘检查过你们的手,要是不干净,不能吃,连晚膳都不能吃。”

  亲娘的命令传来。

  两位小皇子又认命地折回来,重新地洗手,洗着洗着觉得水好玩,还是先玩玩水吧。

  冷不丁的,他们被人自背后拎了起来,两个人的双脚都腾空,四只小短腿胡乱地踢蹬着,兄弟俩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他们的父皇,只有父皇才喜欢把他们当成小鸡似的拎起来,不就是欺负他们小吗?

  “又在玩水了?”

  楚煜斥着两个小家伙,他一边手拎着一个,把两个儿子拎进凉亭里,跟在他身后的阴德福不停地提醒他:“皇上,小心点,小心点呀,那是皇子,不是小鸡呀。”

  “皇上,是娘娘让两位皇子自己洗手的,他们不是玩水。”青烟等人亦是心疼着两位小皇子,很担心衣服会不会破裂,然后两位小皇子摔下来。

  都不知道皇上和娘娘是怎么当爹妈的,有哪个像皇上这样对待儿子的?

  他们就经常看到皇上把两个儿子当小鸡似的拎起来。

  最初,两位小皇子还会哭叫几声,现在都不会哭了,只会踢腿,瞧,被拎得多了,有了免疫力。

  楚煜拎着两个儿子进了凉亭,才把他们放下,两个小家伙重获自由,立即一人抱着楚煜一边大腿,仰起他们可爱的小脸,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甜甜地叫着:“父皇。”

  楚煜见儿子那般的可爱,那样上道,便弯下腰去把两个抱大腿的小家伙抱起来,笑道:“来,都亲父皇一口。”

  两个孩子很听话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亲得楚煜心满意足,然后对青烟和珠儿说道:“带两位皇子下去。”

  “娘娘。”

  “娘娘。”

  两个小家伙开始挣扎着想去钻亲娘的怀抱。

  可惜的是,他们的父皇一声令下,他们就被青烟姨和珠儿姨抱住了,兄弟俩扁着小嘴儿,打算来一场哭功比赛,楚煜往他们的手里各塞了一块点心,又捏捏他们的小脸,说道:“诺,父皇赏你们点心吃,哪里凉快哪里去。”

  两位小皇子:……

  娘娘这里凉快呀,父皇怎么不让他们在亲娘这里?

  不管两位小皇子有多么的不愿意,还是被抱走了。

  楚煜赶走了两个小灯泡,满意地坐到了许仪的身边,见许仪还在绣荷包,他拿过来看了看,问她:“这只荷包是绣给谁的?又是送给长卿的吗?长卿现在成亲了,他的女人会绣给他,你别多事,要绣就绣给我。”

  许仪看看他的腰间,悬挂着两只荷包,有一只是她第一次绣的,也是专门送给他的。第二只则是她送给许长卿的,他去向许长卿索要回来挂到自己的腰间去。

  “你要那么多干嘛?”许仪故意不告诉他,自己绣荷包就是送给他的,除了送给他,她还能送给谁呀?这么霸道的男人,连自己儿子的醋都要吃,她根本没有机会送东西给其他异性。

  “哪里多了?统共就一个,另一个还是我去向长卿索要回来的,长卿还不太肯呢,说是你亲手绣的,太珍贵,是我软硬兼施,威胁他不把荷包还来,就再次派他出京办事,让他与新婚妻子两地分居,嘿嘿,他就赶紧把你的荷包还给我了。”

  许仪嗔他:“你还有理了,也不嫌丢脸,那是我三哥,又不是什么人。”

  楚煜凑过来在她的腮边亲了亲,低哑而霸道地说道:“就算是咱们的儿子,都不能要你的东西。”

  许仪连忙推开他,娇嗔着:“大白天的,你正经点。”

  楚煜干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他坐下,让她坐在他的怀里,他笑道:“谁敢笑咱们俩?”夫妻俩感情好不是第一天的事,宫里的人早就习惯了夫妻俩秀恩爱。

  现在只要看到帝后在一起,宫人们都主动地退下去。

  不信的话现在看看哪里还有人?

  凉亭里就只有夫妻俩。

  “你是霸道,你是皇帝,别人要是笑你,你会拖人家出去砍头,自然没有人敢笑你。”许仪放肆地偎在他的怀里,问他:“今天的奏折批完了?”

  “还有一半呢,我想你了,先来看看你。仪儿,趁那两小子不在,咱们回房去休息休息。”楚煜说着就要抱许仪起来,许仪羞得用手指戳一下他的额,嗔着他:“精虫上脑的。”

  只要回了房,哪能休息,不被他折腾一番,她就别想休息。

  楚煜又偷了个香,宠溺地笑道:“仪儿,你想到哪里去了,不过,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要是不配合你就说不过去啦,你知道的,我向来对你依百顺,对你是有求必应。”

  许仪:……

  这家伙的嘴巴越来越油滑了。

  楚煜抱着他的皇后进屋去。

  被青烟和珠儿抱着的两位小皇子,远远地看到父皇抱着亲娘走了,他们挣扎着要下地,青烟珠儿怕他们会摔着,只得蹲下身去放他们下地,两个人两脚着地了,立即扭着屁股往屋子奔跑而去,同时嘴里叫着:“我娘娘……我娘娘,父皇,我娘娘……”

  楚煜用力地关上了门,吼声丢出来:“把那两个小子扔到天边去!”

  谁都不能阻止他和他皇后恩恩爱爱的。

  “大皇子,二皇子。”

  阴德福抢先挡住了两位小皇子,他哄着兄弟俩:“大皇子,二皇子,想要小妹妹吗?”

  两个小东西歪着小脑袋,妹妹是什么东东呀?

  阴德福抱起两位小皇子,抱着往外走,还使眼色给青烟和珠儿跟着走,在皇上临幸皇后的时候,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看牢两个会和皇上抢皇后的小皇子。

  “皇上和娘娘要给两位小皇子制造妹妹呢,妹妹很可爱的哦,也像皇子这般白白胖胖的,抱着软乎乎,捏着软乎乎的。”

  阴公公,你这样教孩子真的好吗?

  “妹妹。”

  楚宸说话比弟弟要利索些,他想到父皇捏自己脸上的时候,父皇就会说他的脸软乎乎的,如果他有了妹妹,那他不就可以捏着妹妹软乎的脸了?

  阴德福哄着:“对,皇上和皇后想生个小妹妹给两位皇子疼爱着。”

  两只小胖手同时捏向阴德福的脸,阴德福怔住:他是不是教育错了?两位小皇子以为捏人家的脸就是疼爱吗?

  还是皇上和皇后捏皇子的脸捏的次数太多了,给孩子造成了阴影?

  阴德福忽然觉得未来的小公主,怕是会遭大殃的。

  不过,扭头看看紧闭着的屋门,阴德福认为他们那位宠皇后上天的皇上是舍不得再让皇后经历第二次生育之苦的。

  反正有两位皇子了,等皇子们稍大点,大皇子是要被立为太子的,太子是储君,有了储君,群臣们也满意啦,帝后要如何恩爱,随他们吧。阴德福只希望帝后永远恩恩爱爱的,两位小皇子健康成长,兄友弟恭。

  仰头望望蓝天,阴德福觉得今天的天气真好呀!

  ------题外话------

  PS:番外不写了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opyright http://www.100meirong.com 百分百小说网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小说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转载中的书本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本站提倡创建绿色网络文学环境,如果转载的书本中出现了淫秽,反动,低俗信息,如有发现立即删除。
Sitemap